克雷提吉·特拉奥雷空军上校:我的四次中国之行

谁不曾梦想,有一天能去中国?只要提起“中国”这个词,就会让人浮想联翩——中国幅员辽阔,面积相当于地球上的一个大洲,且地形地貌变化多端,既有干旱的沙漠、肥沃的平原,也有神秘的高原、炎热的沿海地区,还有美丽的喀斯特地貌等等。幸运的是,我先后有过四次中国之行。

第一次是在1973年,我到中国参加一个飞行员培训班,有幸了解这个“世界中央的国家”。通过14个月的理论学习和实践活动,我在北京获得了直升机飞行员的执照。应该说在这个时期,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我们这些非洲学员,生活和工作条件都是很艰苦的。当时中国提倡要首先“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然后再“向外国学习”。一方面,中苏关系破裂;另一方面,中国虽然于1972年重返联合国,但和西方国家的关系并不好。简单地说,西方企图孤立中国,从而遏制其发展。虽然面临重重困难,但是在主席的领导下,在一些国家的帮助下,英勇的中国人民仍然坚韧不拔、勇敢无畏地推进国家建设,为这个伟大的民族赢得了尊严和尊重。

就是在这种困难的条件下,中方的教员努力把我们每名学员都培养成真正的飞行员。我也希望借此机会向在1973—1974年间为我们的基础培训作出贡献的所有中方人员——特别是我的教官——表示感谢。

在学习期间,飞行学院组织我们参观了许多地方,包括保定、上海、广东、长城、明十三陵、少数民族村庄、等等。这些参观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外,我们还参加了许多文化体育活动,特别是“亚非拉网球赛”。

这次学习于1974年结束。也就是这次,我深深地感到中国人民是一个勇敢、勤劳、严守纪律的民族,他们坚信在毛主席的领导下能开创一个美好的明天。

第二次是在1997年,作为马里国防部代表团的成员之一,在阔别中国23年之后,我有幸再次来到这里。中国的变化让我惊讶不已。矮小的砖瓦房不见了,到处是摩天大厦;街道上密密麻麻的自行车少了,到处是漂亮的小轿车和卡车;办公室里都配备了电脑,会议室还有大屏幕投影……大街上人们都拿着手机,到处都能看到西方商品的广告牌!

我还注意到,在我们下榻的所有饭店里,中方工作人员都用英文名代替自己的中文名,据说是为了方便沟通。

在20天的访问中,我们参观了北京、上海、深圳,在深圳停留两天之后我们还去了即将回归的香港。深圳可谓是中国成功的典型地区。无论是来自芝加哥、洛杉矶还是巴黎,你都会对深圳的科技发展水平赞叹不已!中国好样的!

中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了这样大的成就,的确让我佩服不已。这次离开的时候,我很希望自己将来能重返中国,来详细了解她如何实现了这个伟大跨越,这也是当年毛主席迫切希望看到的。

第三次是在2000年,受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的邀请,我第三次来到中国,以为这次终于有机会来了解中国经济成功的秘诀了。可惜这次访问日程十分紧张,只有两周的时间,完全是技术性的。我们到了北京(公司所在地)、上海和哈尔滨。在哈尔滨我们看到了非常漂亮的冰雕。

第四次是在2007年,机会终于来了!这次是参加一个防务研究班,在著名的国防大学防务学院,我结识了许多来自非洲、亚洲、美洲和欧洲的军队同行。防务学院可以和任何一所西方同类院校相媲美。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在这里的学习还没有结束,但我已经学到了太多的东西:中国国情、军事思想、国际安全、国家安全、军事战略、军事力量运用、领导与管理、计算机应用和中文课程等等。

不仅教学内容丰富,院方还竭尽全力邀请到杰出的专家学者为我们授课。其中“中国研究专题”使我们全面了解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这项政策最早是由于1978年制定的,一直贯彻至今。我突然意识到中国经济转型的进程其实有许多值得其他国家(比如非洲国家)借鉴的重要方面,特别是在进行经济改革的过程中如何把握改革的节奏、哪些是重点改革的领域、应该如何妥善安排等等。我还认识到,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现有水平决定了应该采取何种改革方式——是渐进式还是突击式。

除了课堂学习之外,课外的参观见学使我们更好地了解了这个经济飞速发展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各种现实情况。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来过中国四次了。现在我能讲一些汉语,利物浦希望将来还能回来,更多地了解这个国家。中国人民给我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他们成功应对了历史的挑战,为了保持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步伐一直在努力奋斗。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中国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出生在2月7日,今年的春节正好是这天。2008年是鼠年,北京将举办奥运会,我衷心祝愿中国能取得圆满成功。

最后,我建议所有热爱和平正义的人民,特别是相关大国和人民,为促进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和平统一(就像香港和澳门一样)作出自己的努力。(作者系马里克雷提吉·特拉奥雷空军上校)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anchicom.com/,利物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